让他知道什么是爱
访问次数: 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04 10:26:12
张家口张北县位于河北北部,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,导致这里在幼苗成长时干旱少雨,致使部分作物长不出饱满颗粒。
中职学校招生时没有门槛,大部分入普通高中无望的学生都来中职学校报到,这些学生在一些人眼里学习差或品德不好,就像那些不饱满的果实一样。
2012年秋季招生,张北县职教中心12畜牧二班招了一名叫李亮(化名)的男生,他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有些精神异常,时而沉郁,时而激昂。
开学第26天上午第一节课,突然班长跑到办公室焦急地对我说:“老师快点!李亮不知怎的躺在地上抽搐呢!”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,怕他是羊角风一类的疾病。我和班长跑进班里的时候,英语老师已被吓得哭成一团,同学们也被吓呆了,惊恐地盯住李亮。只见李亮躺在地上,头发上指,双目圆睁,面部肌肉微微抽搐,满嘴是血,有两个胆大的学生使劲抓着他的手大声喊着:“别咬手,快松开!松开!”但是李亮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,他扭动着腰部两脚蹬地,欲借全身之力摆脱被控制的胳膊,想尽办法要把手塞进嘴里咬住手指。有个知情的学生急切地说:“他以前就有自残断指的毛病,再过一会就要休克了。”
眼看局面就要无法控制,我立刻和班里的几个强壮点的男生一起把他抬到门口准备去医院——拨打了120急救电话——向学校领导汇报了情况——通知了李亮的家长。在120车上,医生一直高声对他喊:“抿嘴!别喘气!放松!放松!” 虽然有我们一直陪护着,但还是差点让他咬断手指,直到最后他昏死过去,医生给他使用了针剂。很快,他的家长来了。家长告诉我,他在初中发生过这样的情况,但没这么严重,只是狂喊。被初中校劝退后就更严重了。去过北京的好多大医院,花了不少钱,但没有查出病因。
这件事过后,李亮又断断续续的发病两次,大多数是他的姐姐在照顾。一次我随口问他姐你父母为什么不来,他姐支吾了一下又说父母挺忙。这时我心里就有点怀疑,孩子生了这么严重的病,就算父母再忙也能抽出空来看看孩子吧,而且他姐姐的态度有点古怪。难道是遗传,或是也有其它病。我上网查了一些有关李亮这种疾病的资料,了解到这种病的病灶可能是生理方面,也有可能是心理方面,而且李亮的姐姐不是说去过很多大医院都没确诊吗?这时,我觉得有必要对李亮进行一次家访。这次家访让我知道了他的监护人是他的母亲和继父,但并没有得到其他有用的信息。接着我又走访了他家的邻居,我想这次我是找到李亮的病灶了。从邻居那里我了解到,李亮刚上初中他的父母就离婚了,他母亲和现任丈夫结婚,他父亲抑郁而死,因此他就得了这种病,并且越来越严重。他恨他的母亲,从来也不回母亲家住,而是经常寄居在姐姐家里。据说有一次,他母亲上车时被车撞了,他不但不着急反而在车上抽着烟翘着二郎腿笑呢。后来得到了证实:他每次住院都是他姐姐来,一次他姐姐不在母亲来看他,他立马发病,而且比之前更加严重。
我知道了他发病的原因,但是怎样对他进行教育、让他正常生活、学习确实是个大难题。好在他每次发病都是我送他去医院,因身体原因我对他格外关心照顾,他十分信任我。但是他的问题在班里形成负面影响,他一病就回家休息,一病就影响上课。有些学生经受不住学习压力就学他装病请假回家,有的甚至躺在地上说难受。虽然他的问题很严重,但是我并不想抛弃他,我想尽力挽救这个学生。我和班里的同学约定,要尽量关心他,让他体会班集体的温暖,并一直关注着他,他就这样共抽搐了十二次。直到高一后半学期,我发现他总是和上届的一个叫刘晓娟(化名)的女生走在一起,我想我的教育机会来了。
教育没有可回避的港湾,虽然学校不准中职学生谈恋爱,但他们的生理特征和在潜移默化中被影视剧的影响,他们已经懂得懵懂的爱情,教师更不应该回避,我觉得应该开诚布公的和他谈谈人生情感问题。
我把他叫到办公室,和他进行了一场朋友间的谈话。“听说你喜欢上届一个叫刘晓娟的女生?”他显得很惊讶“老师你怎么知道的?” 我问他:“《中职生行为准则》不让学生谈恋爱你知道吧,”见他紧张起来,我又接着说:“我们不谈恋爱,但可以交友,更不要影响学习。”他渐渐放松了下来,我又问:“你理解男女间的感情吗?你怎么就确定自己喜欢她?”他诡秘的笑了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见了她心跳的厉害,和她呆在一起感觉很开心。”我说:“她可能有心仪的人。”他两眼圆睁紧张地说:“不会吧!” 我接着说道:“别紧张,我们班那么多女生,到时候再找个更好的。”他有些不好意思:“老师,说真的,我不喜欢我们班的女生。”我问:“难道她们不优秀吗?”“不是,只是对她们没感觉。”我又问:“你对爱情是这样的感觉,我们班的同学是怎样看待爱情的?”他说:“应该和我一样吧。”我问:“你能理解我们班同学的爱情观吗?”他说:“理解。”我问:“你能理解你母亲的爱情吗?”他一下愣住了,直直地看着我,思考了足足一分钟后,我又对她说:“你以前不理解母亲,因为她抛弃了你的父亲,对你来讲父母都是你的亲人,他们必须在一起你才心安,现在你懵懂的懂得爱情了,你要站在你母亲的角度考虑一下,然后把你的想法写下来交给我。”
一周后,他交了一篇《我的家庭》给我,他在文中写道:“父亲不爱劳动,母亲既去县城打工又要种田,家里一直很穷,连书费都没有,每次缺钱都是母亲哭丧着脸去借钱,然后再去挣钱还债;他和姐姐在全村穿的最差,吃的最赖,甚至不知道水果的味道;很少有人到家作客,因为谁也不想沾上穷人家的晦气;从来没有见过母亲开心的笑过,哪怕是微笑——后来她笑了,可我却非常痛苦。”
看完文章,我又找他谈话,我问:“你想在那样的家庭生活吗?”他说:“不想。”我说:“你母亲愿意在……   他说:“老师您不要说了,我懂了。”我说:“好!我们谈谈你对爱的追求吧,你将用什么赢得你心仪的女孩的爱?你学习不好,又有病,我听说人家学习很好。”他说:“老师,您放心吧,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后来,他的脸上有了笑容,经常回家看望母亲,他爷爷(继父的父亲)死后他请假奔丧。今年他和我班的66%的同学一样考上二本院校,他去了河北农大。
颗粒不饱满的粮食,磨成面粉,同样可以做成美味佳肴。他和我所教过的学生一样,虽然并不完美,但是经过爱的感化,经过教育的熏陶,他们也一样会成为优秀的人才。祖国的栋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张北县职教中心 张万民
网站导航 | 关于我们 | 合作联盟